第八十六章 后悔

“冬梅姐,你没事吧?”

李宛看了看手中香喷喷的肉包子,这一咬,葱香就顺着肉汁味儿飘了出来,皮薄肉多,明明很香。

可东梅姐才咬了一口,就吐了!

马氏脸色一白,也没有回答她,又连连干呕了几声。

这下惊动了李蒙。

“怎么了?”李蒙进了厨房,见李宛正慌忙着给马氏倒水。

“许是她着凉了吧?”

李宛瞧瞧马氏,看起来身体单薄,她身上的衣衫也太薄,夜里也有凉风,恐怕才会如此。

“着凉了?”

李蒙狐疑的看了一眼马氏,面色有点蜡黄,正垂着头正在擦拭嘴巴。

“姐姐,这会子事情也不多,不如让冬梅姐回去休息吧,等身体好了再来。”

李宛本来就是丫鬟出身,多做些活计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得事。

原本她还觉得马氏不能干,怕拖累了她们,不过相处半日下来,发现她勤快话也不多,这不心里就开始接受了她。

“不,不用。”马氏立刻抬起了头,眼里泄了一丝惊慌,“我可以将事情做完,我没有着凉的。”

“你放心歇息吧,姐姐也不会让你带病干活的。”李宛笑道。

“如果不舒服,还是买点药吃。”李蒙点点头,表示赞同,“身上没钱吧?我先预支点工钱给你。”

“不,不,我才干了一日……”马氏有些手足无措,她是过来人,她为什么干呕她太清楚了,所以她此时方寸大乱,不知道怎么对李蒙姐妹说道。

一来她们会如何看她,二来外边的人知道了,那么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外面的唾沫星子都会把她淹死!

她一只手紧紧捂住了肚子,想起了那道单薄的身影,他还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了,那么他会……

马氏脸色变了几次,她是个寡妇,男人两年没回家了,她又怎么会怀上……

她感觉一股绝望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呼吸不过来,最后越想越难受,她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

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姐姐……她不能留在这里…”

马氏这一睡,就是一日。

相比李宛的吃惊,李蒙倒是淡定的多。

“姐姐,还是将这件事,尽快告诉瞿捕头,她一个寡妇怎么会怀孕?听说她先夫几年没回家……”

李宛急道,这冬梅姐简直就是烫手山芋。

外面的人本来就看不惯她们姐妹,这下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呢?

李蒙轻笑出了声。

“姐姐,你怎么还有心思笑呢?”难怪姐姐不上心,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又怎么知道人言可畏四个字,这说要人命的。

这事放在现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虽然李蒙并不赞同马氏的做法,不过毕竟是她的私生活,不代表她的工作能力不行。

何况有了孩子的女人怎么就不能养活自己了?

李蒙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并不稀奇。

“等她醒了再说。”

李蒙忙活了一上午,终于有闲工夫坐下来歇一歇,“去唤你姐夫吃饭。”

李宛虽然嘟哝着嘴,还是去叫人了。

李蒙今日熬了小米粥,最后撒了些糖,清一清这段时日吃得油腻腻的肠胃。

“吃完了饭,你陪我上街吧。”

李蒙对着楚领渊下达了指令,自然无视对方黑着的脸,家里有个免费劳力不用,她又不傻,何况他腿也好的差不多了,出去走走对伤口恢复也有好处。

“没空。”

楚靖渊不动声色的喝了两碗粥,语气很冷淡。

“我又不是在和你商量。”李蒙笑眯眯道,“毕竟我还是一家之主。”

楚靖渊也不知是答应还是冷嗤了一声,李蒙没在意,她只知道今日需要采买物品了。

“李宛,你就收拾一下厨房,中午做自己饭就成了。”李蒙又转头嘱咐了李宛。

“好咧。”李宛的态度让她很满意,所以吃了饭她也回房换衣服了。

李蒙梳了简单的发髻,毕竟是女人,出门还是要打扮的,这习惯在哪里都一样。

淡淡描了描眉尾,扫了一点粉黛,就大功告成。

又去小八屋里叫他,等他应了,两人才出了门。

“小八,你等会在街上看看,想要什么我给你买。”毕竟是新婚,李蒙这个实际年龄配人家这个小年轻,总觉得有些心虚,作为补偿买点小玩意哄哄他也是正常,“但是不能买贵的,二十文之类的东西随便选。”

楚靖渊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我不需要。”

李蒙笑了笑,“你别怕,是真心实意送你的,没有条件,你安心买。”

楚靖渊看着她,有点愣神,又别开了脸。

李蒙这次准备选一个制作火锅底料的包装,还需要请人打一个冰窖出来,到时候放点儿生鲜还是不错的。

这现代用的是抽取真空技术,在古代这就显得东方夜谭了。

李蒙想了想,方法总比困难多。

她要去市场上转转,首先看看是否能买到类似现在塑料袋的同类型的东西,千万不要低估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如果没有,她就想想方法找个替代品才行。

李蒙这方兴高采烈,边走还边为楚靖渊买点小吃食,也不管对方脸色如何,她反正是乐在其中。

“小八,快吃这个糖葫芦,好甜。”

李蒙本来不爱吃甜食,不过她对楚靖渊那就是像哄小朋友,只想着让他吃好就行了。

楚靖渊看着手中的春卷,糖葫芦,面色越来越僵,这个女人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喜欢吃?

“对了,我们成婚用了不少钱,所以衣服鞋子这几个月还不冷,你就将就着穿,你要爱惜点。”李蒙嘱咐道。

“知道了。”

楚靖渊只觉得不对劲,又不知哪里不对劲,这女人一边走一边还啰啰嗦嗦,难道自己表现的很健谈?还是很好相处?

不管自己脸色有多难看,对方好像看不见一样。

鬼知道他为什么对她百依百顺,还背着这个难看到爆的背篼,背上还有菜,肉不说,一条鱼还在活蹦乱跳着,背衫都湿了。

看到旁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他就十分后悔,他为什么就同意与她出门了呢?

最新小说: 劫盘 等待的流金岁月 末日降临之陈若 烬色黎明 从禹王后裔开始 进击的姑爷 三国之铁骑南下 林炎柳幕妍 木叶守护人 唐室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