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器 > 玄幻魔法 > 高调王 > 三百六十八章 悲催

三百六十八章 悲催

本来正打算压制住张角的鸟头人们马上改变了目标,飞速跑向发生爆炸的公寓。

被丢下的张角有些庆幸的站起身,扭头望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

惊讶的看到一个面如蓝靛,发似硃砂,巨口獠牙,高度近丈的人形生物,脚下踩着一朵浪花,从公寓楼炸开的外墙破洞中跳了出来。

刚一落地,街面上四处横流的污水便自动汇聚在他的脚下。

那蓝脸红发的巨人就像是冲浪般,踩着越来越大的浪头朝海岸线的方向冲去,遇到阻路之人便毫不留情的用手里红珊瑚制成的三叉戟,直接插死。

冲过去的几个鸟头人本来已经堵在了巨人前进的道路上,但因为力有不逮,不得不避其锋芒,一边向总部汇报,一边使出种精妙的枪斗术,相互配合着跟巨人游斗起来。

从他们行动的速度,战斗强度来看,其中实力最高的也就是刚刚踏入中级超凡的3级武者而已。

但因为使用的枪械特别精良,子弹的弹头又多变而强力,加上独到的射击技法,竟然跟至少也是5级超凡的巨人打的有声有色。

不过越级杀敌难度实在太大,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缠斗了一会,鸟头人小队的队长不得已向总部催促道:“5区永昌街实施恐怖袭击的海夜叉,明显接受过的正规的龙廷法、武培训。

我们1支5人巡逻小队很难对付,请总部支援尽快到场,尽快…”

没想到就因为通过对讲器呼叫救援时的一个分神,他便被海夜叉的三叉戟拦胸扫中,横飞出了10几米远。

在街上翻滚了几圈,重重撞在了一家餐馆大门旁的墙壁上,竟把砖头都震裂了几块。

人直接仰头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神智一下变得恍惚起来。

就在这时,他感到有柔和、洁白的亮光在模糊的视野中出来,紧接着肋骨断裂的胸口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迅速扩散至全身,驱散了肉体上的疼痛。

否极泰来之下鸟头人队长舒坦的仿佛要睡去,但却始终铭记着自己的责任,就在眼皮发涩到直打架的时候,用力咬了一下舌尖,靠着自找的剧痛瞬间清醒了过来。

结果惊讶的看到,刚刚被自己小队差点镇压的那个‘假修士’,赫然站在自己面前,关心的问道:“先生,我的圣疗术只有2级,治疗轻伤的程度而已,你没事了吧?”

被守夜人持枪以对,却没有趁乱逃跑,反而出手救人。

鸟头人队长知道自己小队错怪了好人,歉意的说道:“势歹啊,看来我们是误会你了,少年仔。

快走吧,这里危险的很。”

之后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咬了咬后槽牙,握紧手里的短枪,朝已经跑出老远的海夜叉追去。

心里另有打算的张角见状,迈步紧跟在鸟头人队长的身边,一边继续施展出2级圣疗术,投向他受伤的身体;

一边笑着道:“老先生,天父可从来没有让他的牧者遇到邪恶作祟,就逃命退缩的。”

“但这里可是5区的旧街,死的那些人可能连你那位在天上的‘父’的教堂,都没有去过。”鸟头人队长面无表情的道。

“我是天父牧者之前,首先是一个人类,而他们是我的同胞,这已经足以构成战斗的理由了。”张角淡淡一笑,事实胜于雄辩的直接伸手凝聚出一枚光箭,射向不远处海夜叉的后脑。

这时增援的守夜人大队也终于抵达了战场,以众凌寡之下很快便将海夜叉杀死。

但靠着以命搏命的狠劲,临上路前那海夜叉也击伤了几名围攻者,算是为自己提前报了仇,而伤者中就包括了义务上阵的张角。

隐患清除,鸟头人们纷纷散去,只留下了作为先发小队的那几人守着海夜叉的尸体,等待总部运输车的到来。

一番血战之下总算是有了个好的结果,队长摘下自己的鸟头面具,露出苍老的面容,点了支‘事后烟’美美的抽了两口。

望着直接在大街上席地而坐,伸着血肉模糊的右腿,不断施展着圣疗术自救的张角,笑笑道:“少年仔,你倒是真跟其他教士、修士不一样,一点都不在乎体面啊。”

“天父教旨里就没有一条说牧者得多体面、讲究的。”张角撇撇嘴道:“当然主持弥撒的教士为了仪式的肃穆,穿的干净、整齐一点是应该的。

可修士尤其是我这样立志成为苦修士的人,生存的目的就是依靠‘父’赐予的力量,拯救世人、祛除邪恶。

又不是靠脸吃饭的鸭子,连衣服都不能脏不是太荒谬了吗。”

队长听他说的直白,赞许的点点头道:“话是这样说没错,可问题是你这样的脾性跟香元其它‘自尊自重’的教士、修士们完全不搭。

混得下去吗?”

张角沉默了一会,惨笑着道:“其实我今天就是从3区一个地下焚尸房里爬出来的。

本来的记忆里,我正在教堂圣象下祈祷,突然就昏了过去,醒过来就躺在了停尸间的铁床上。

也不知道是真有人想要害我没害死,还是打算给我一个警告。”

“香北教堂里的那些修士就算再虚伪,也不至于就因为同伴不修边幅便下死手吧!”队长诧异的道。

“我是个孤儿,连自己年纪多大都不知道,”张角笑笑说:“因为身体足够‘通透’被一位强大的修士选中,先进了教堂的唱诗班,紧接着就成为了预备修士。

现在即将掌握3级神术,施展2级神术的数量是一般修士的4倍左右,并且可以豁免吟诵直接瞬发圣疗术跟光箭术。

偏偏引导我皈依的那位仁兄又离开了香北,让我一下子失去了依靠,就变成现在这样喽。”

他这话说的含含糊糊、意犹未尽,却已经足够周围的守夜人们脑补出一整出教门恩怨情仇的狗血剧情。

尤其队长显得很深沉的叹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那就难怪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吗,尤其你又是无根之木,真的很危险啊。”

最新小说: 听说武林又换人称霸了 白夜之前 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万物不及你柔情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我练了辟邪剑谱 世子妃辛苦 来路不可期 听说爱情靠进过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