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器 > 穿越军史 > 乱世小郎君 > 第十七章 义社十一兄弟(求订阅)

第十七章 义社十一兄弟(求订阅)

赵宁秀早早的关了店门,叫刘婶不停的给徐羡和冯道上菜,待冯道酒足饭饱后已是将桌子摆得满满的。

傍晚时分,冯道踉跄起身拿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结账。赵宁秀拒绝道:“这一餐是小妇人给拙夫洗尘接风的,太师陪坐教我如何敢收您的银钱。”

冯道笑呵呵把钱塞回袖子的指着她道:“是个好丫头,有你这样的贤内助是知闲的福气!”

“太师谬赞了,我去到一旁的车马行给您叫一辆车送您回府。”

两人扶着冯道上了马车,并叮嘱车夫好生的照料,回到店里又叫小蚕和刘婶儿出来吃饭。

刘婶儿提着个罐子出来,“俺家男人也该回家了,带些剩菜给他下酒,就不打扰你们夫妇团聚了。”

前脚送走刘婶儿,后脚就有人上来砸门,“掌柜的快点开门!有买卖上门了!”

赵宁秀闻言脸上不由得显出怒色来,打开门便怒斥道:“二哥出征归来,为何不回家陪父母、嫂嫂,还不如我家的负心汉顾家!”

来人可不正是赵匡胤,他圆圆的脸盘透着红晕,已是有了七分醉态,身后跟着一群人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二哥就是来找你家负心汉喝酒的!”赵匡胤进到屋里扫了一眼,就直奔墙角的坐着的徐羡,“兄弟们快来,我这妹婿已是备好酒菜等着咱们呢。”

一帮醉汉呼啦啦的进到屋里,不用人招呼便各自的落座,徐羡打眼一瞧都不是生人,过半都是殿前司的。

“你们这是去喝花酒了?为什么不叫我,现在喝完了又来我这里打秋风。”

赵匡胤拍着胸口道:“天地良心,我可是第一时间叫韩兄找你的,谁知你早就离了宫回家玩女人,不好赖我!”

赵宁秀面上一红咬牙嗔怒,“二哥你别胡说八道!”

“你们都是夫妻了,有什么好害臊的!”

徐羡问道:“你们一股脑儿的出来喝酒,这是碰上什么好事了。”

韩重赟道:“出征归来自当饮酒庆贺,更何况碰上升官发财的好事,我听穆头儿说吏部已是拟了升赏的名单送到御前,就等陛下批阅了。知闲猜猜,咱们之中属哪个升得最高。”

“反正不是我!”

班师回朝的路上,柴荣曾亲口对他道:“你的忠心朕知道!”

这种惠而不费的话就是专门忽悠老实人的,柴荣没有给他升官的打算,这一战徐羡除了第二时间跟随柴荣冲了出去,确实没有什么更实在的功劳。

虽然小底四班的整体实力比较弱,兴许还不如韩重赟麾下的一营,可是小底四班都知的官职可不低,现在殿前司公事、虞侯的位子都空着,除去不管事的郑仁诲,虽然有人与他平级,可也只有张永德官职比他高,他不过双十年岁,又没有背景资历确实不好再升。

高平之战中,这几人中立下功劳最大的便是赵匡胤了,在柴荣单骑冲出去后,赵匡胤率人进攻占据绝对优势的张元徽部,还亲手把不慎坠马的张元徽送上西天,绝对是最醒目的一件功劳。

“也不用猜,看你们谁醉得最狠、钱袋子里的钱最少应该就是谁。”徐羡拍了拍赵匡胤腰间空空如也的钱袋子,“看来是我的这妻兄没错了。”

“正是!元朗兄马上要任殿前司都虞侯了,今天自是要他请客喝花酒。”

柴荣果然还是把赵匡胤调回到了身边,他大概明白了之前想法是错的,人都要分个亲疏远近,由人组成的军队又有何不同?

“夫人听见了没,你二哥已是爬到岳父头上了,还不赶紧的上酒上菜!”

“升官儿有什么用,也不往家里拿钱,刘婶儿不在没菜了,酒你们随便喝就是!”

赵宁秀说完便已是拉着小蚕走了,见赵宁秀走得远了,赵匡胤才骂骂咧咧的道:“俺这妹子就是不晓事,知闲你是她的丈夫,你得好好管管才行!”

他起身从柜台后面抱了一大坛子酒出来,“让咱们随便喝酒,总算是还有点良心,兄弟们把酒杯撤了,咱们换大碗。”

如油脂清亮的黄酒挨个的把黑陶碗注满,众人端起来只一口便喝了个干净,一个个咂巴着嘴满脸的享受。

李继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这才是好酒不是那些米汤比得了的。”

“可不是,我这一坛五年陈酿要五贯钱,是我这妻兄太会挑,拿我的好东西给自己做人情。”

韩重赟伸手勾住徐羡的脖子,“嘿嘿……咱们绝不白喝,咱们几个一样也承知闲的情。”

王审琦拍拍桌子道:“要我说这一顿合该知闲请的,上次他升小底四班的都知,只顾与手下兄弟欢聚却不叫我们,究竟是舍不得一顿酒钱,还是看不上咱们。”

“就是!平时知闲少与咱们往来,就是看不起咱们!”

“咱们和元朗都是过命的交情,你是元朗的妹婿,按理就是自家兄弟,你避着咱们,分明就是瞧不起人。”

……

王审琦开了头,一群疯狗便纷纷上来撕咬。

“诸位哥哥这就冤枉我了,我倒是想请你们,只怕你们顾及李重进的颜面的不敢来呀!”

“知闲小瞧人了,从前在殿前司咱们也不怕他,如今他去了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司那就更不怕了。”

石守信挥挥手道:“行了,行了,你们这群人就是看知闲年少忠厚好欺负,不就是想来长乐楼蹭吃蹭喝吗?”

“守信兄(注1)说的哪里话,自己家里吃一顿饭又怎么了,知闲你说是也不是?”

“就是,知闲哪里是好欺负的人,他杀了王殷还敢捋符彦卿虎须,说不准哪天我遇到麻烦,还要知闲搭把手帮衬哩。”

赵匡胤道:“那还用说,我这妹婿绝不是小气的人。说起来咱们这些人都无显赫家世,如今能混的一官半职,还不是得了先帝和陛下青眼。

可碰上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也免不了如知闲那样任人折辱,我等兄弟义气相投自当守望相助彼此帮衬,才能在这乱世里活出个人样子来。”

“元朗兄说的好,冲着你这番话,就该再饮一碗!”

众人刚刚捧起酒碗来,就听一人道:“慢着,元朗兄说的没错,可就怕人心隔肚皮,不把咱们当自家兄弟,关键时候背信弃义。既有诚心,我十一人为何不结为义社兄弟,歃血起誓,让上天为证!”

注:石守信字守信,这个时候以名为字的人似乎很多,比如李重进的字,也叫重进。

最新小说: 劫盘 等待的流金岁月 末日降临之陈若 烬色黎明 从禹王后裔开始 进击的姑爷 三国之铁骑南下 林炎柳幕妍 木叶守护人 唐室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