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器 > 穿越军史 > 替嫁医妃是大佬 > 299:把心摘了,放在掌心搓洗

299:把心摘了,放在掌心搓洗

南宫离满脑子闪烁的都是方才他踢开房门的瞬间,那南宫寻将人给抵在柱子上面的样子,觉得方才将太子打个半死都还是太轻了。

听到慕雪的这话,他的眼底窜起暗恨的光。

“明天父皇若有怪罪,本王一力承担。”

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女人,南宫离心想着若是太子明天恶人先告状的话,他倒是可以坦然的将这件事情承认下来,再求个宽大处理、

不管父皇怎么罚,他都认了。。

听到他说一力承担,慕雪没有说话。

躺在他的怀里,她能够感觉到这男人将自己的肩膀揽的很紧,紧到她都觉出了一丝痛意来。

不过她瞧着这人不太正常的脸色,想着还是不要挣扎了。

像是含着倒刺,她害怕自己的挣扎会惹来他更深层次的捆绑。

这栖云楼离王府的距离并不是很远,马车晃晃悠悠了一阵也就到了。

像是怕慕雪不见了,他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舍不得撒手的样子。

直到到了汤池的边上,他才舍得将人给放下来、

慕雪像是失去了自理能力的孩子,任由着这个男人给自己剥衣服。

他的手指微颤,像是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人好好的在自己的跟前。。

他跪坐在她的跟前,双手霸道的放在她的双肩之上,将她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

慕雪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当即不好意思的别开目光,小声道:“真的没有受伤,只是脖子上面有些红痕,我抹点药就好了、”

南宫离并没有搭理慕雪的这话,琥珀色的眼眸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之上,薄唇吐出一句伤人的话来。

“你们在接触的时候,他碰你哪儿了?”

慕雪起初没有懂他的意思。

那双染了霜雾的眼眸里面瞬间升起一股疑惑。

她看着他,无辜的答:“除了将我绑在柱子上面,他没有对我做什么。”

南宫离脸上的表情晦涩不明,见她这般懵懂无辜,心底不知道为何没来由的蹭出恼怒的火苗来。

“我问你,他碰你那儿了?”

他再问。

声音已含着一些冰冷。

像是没有了什么好的耐心,也像是在责备慕雪。

慕雪低头,回想着方才南宫寻绑她时候那人碰到了自己哪儿。

旋即她抬头,声线之间含着一丝难言的绝望。

“碰到了我的手背、后脖,以及耳朵三个地方。”

在慕雪回话的时候,她也有观察他的神情,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所说的那三个地方。

而后就见到他去快速的提了一桶水过来,桶边还搭着一块干燥的毛巾。。

他的动作利索,将水桶放在慕雪的边上,像是犯了执拗的孩子,只闷不吭声的做手上的事情。

从手背起。

他一把将沾了水的毛巾从桶里拿起,将她的手背拿过,一直搓一直搓,直到都搓的红了,渗出了血丝,他才肯放过。

他来回的搓洗。

其实搓洗的并不单单是慕雪的手背。

慕雪觉得这人是将自己的心摘了下来,放在掌心来回的横拉,他心底一定难受的要命吧。。

可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他疯了。。

她真的觉得这男人疯魔了。

倒不是忍受不了他用毛巾横拉自己娇嫩手背所带来的疼痛,而是有些承受不来他如此偏执疯魔的性格。

她将自己的手背从他的掌心狠狠的抽了回来。

她没有顾虑她那被搓的渗了血丝的手背。

见他那不明所以的目光,她柔软的心脏处蓦然传来一股巨疼。

这种看不透摸不着的疼痛比当初左膝重重砸在地板上面的时候更加的入骨。。

这狠狠的一戳,竟是直入心房。。

慕雪面上的神情冷冽的可怕,审视他的目光陌生的让南宫离认为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个女人。

纵然这一副身子他已经狠狠的疼爱过。

“怎么?王爷觉得我脏么??”

慕雪的语气和神情都很是嘲讽。

从前的时候,她仅仅以为他只是占有欲强些罢了,如今看来,用偏执狂来形容这个男人都显得苍白。

听到慕雪说自己脏。。

这男人快速的摇头,然后将罪魁祸首的那毛巾给扔的远远的,像是有些崩溃,好像心底有什么东西要将他给逼疯了,他的眼眶猩红,跟慕雪道歉。

“没有,阿离不是这个意思,阿离只是不想你的身上染上别人的气息,是我的错,是阿离的错,小雪儿不要生气....”

他的语速很快,像是深怕自己道歉的晚了,这女人会真的生了气。。

“我没有生气。”

她的语气很平静。

按照王爷所说,她身上的衣服南宫寻碰过了。

该要脱掉吧。

慕雪当着他的面起了身,脱一件便说一句这衣服南宫寻碰过了,直到脱的只剩下里面的内衣之时,慕雪眼底闪过绝望的光芒,利索的转身往外走。

“不要,别走,你别走。。”

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幼兽,南宫离渴求的很卑微。

他忘了,明明自己可以起身去将人给拦住的、

这花雨阁,是他们在这王府里面除了床榻之外,欢好的最多的地方。

平素只要是他们独处,空气之中总会流转着暧昧的因子。

可是今天却飘荡着令人绝望的,沉闷的到压人心肺的气息。

南宫离像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他以为慕雪生气是因为自己弄疼了她的手背,所以他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将慕雪的小手牵过,十分不舍的与她道歉:“都是阿离不好,阿离以后不会这么做了,不要走好不好?不要丢我一个人,好不好?”

一番折腾下来。

此刻已经亥时。

慕雪将自己的衣服剥光了,深夜微凉的风吹得慕雪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

其实身上冷还在其次。

这男人的讨好与挽留更让她绝望。。

自从嫁来王府这么久的时间,慕雪就没有见过这男人这般卑微入尘的模样。

可是慕雪怕的要死。

曾经这男人多孤高冷傲,如今都求到这个份上了,若是她不知道好歹的转身走了,保不齐会得来他更深层的报复。

“阿离以后真的不会这么做了,弄伤了小雪儿,阿离也很伤心,先不要走,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见慕雪的眼底有松动的痕迹,他尝试性的上手轻揽她的腰肢儿,想要将人给诱哄回来。

慕雪静默着,任由着这人将自己给带了回去摁在圆床的床档上面做好。。

他很快拿来了药。

手指上面沾了药膏,先往慕雪的脖子上面轻抹。

然后又细细的涂抹她的手背。

在这个过程之中,慕雪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任由他摆布。

南宫离不安她的沉默,尝试性的开口:“小雪儿,你还在生阿离的气吗?”

他声线端的小心翼翼,问话的同时手上的动作都放的缓慢了,深怕错过了她的答案。

她倒是没有回答他有没有生气,红唇吐出一句让南宫离崩溃的话来。

“阿离,我们分开几天冷静一下吧。”

原本只是动作放缓了,听到这话,他手指给她揉/磨药膏的动作彻底的停了。

他的左手手掌暗暗用力,那掌心的圆钵经不住他的怒火,居然就那么碎了。

碎掉的瓷屑深深的扎入他的掌心,圆钵里面的绿色药膏混活着鲜血从他的指缝之间渗漏了出来。。

慕雪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说分开几天彼此冷静一下,他居然就生气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他不是生气。

他是恨的厉害。。

都是南宫寻,若不是那人,他的小雪儿根本就不会想过与自己分开几天。

一股脑的,他将所有的过错尽数都堆在了南宫寻的头上。

却从来没有想过是自己的偏执与疯魔让这个女人怕了。。

慕雪静默着,将他的左手拿过,轻轻的剥开他的手指,将他掌心的碎屑和药膏尽数用水冲掉,借着三五盏烛火不太明亮的光芒,她拿着镊子细细的挑开扎入他掌心肌肤的碎瓷屑。。

她挑的很认真。

注意力尽数都在他的手掌之下。

偶尔用毛巾擦拭新鲜流出来的血迹。

“阿离不要生气,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在想着让彼此分开两天冷静冷静,反正我也就在凤鸾殿,您在离殇殿,各自安生,您给我一点点喘息的空间,好不好?”

给她一点点喘息的空间吧。

像是养了一只不听话的宠物。

主人和宠物,迟早有一个会先疯掉的。。

是将她逼的太紧了么?

南宫离难得的在心中问自己。

他其实不太想答应这女人的请求,可是他也能够瞧的出来慕雪方才转身要走的时候,那眼底的决绝。。

像是已经紧绷的弦。

再用力拉扯,就要断掉了。

算是勉勉强强的,他不太乐意的应下:“好的。”

慕雪莫名松了一口气。

眼底的冷冽有些缓和,手上替他擦拭血迹的动作也更加的轻柔。。

又见彼此之间的氛围太过于僵硬,她开口寻了个话题出来。

“在你没有到来之前,太子跟我说了一些事情,那人好像指的是锦隆银庄,我在想他可能不太愿意见到锦隆银庄能够顺利的开张。”

“好。我会留心的。”

“还有就是关于我以后出府的事情....”

其实慕雪现在只是尝试性的提一嘴,想要探一下这个男人的口风,看看他的态度如何、

最新小说: 听说武林又换人称霸了 白夜之前 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万物不及你柔情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我练了辟邪剑谱 世子妃辛苦 来路不可期 听说爱情靠进过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