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器 > 穿越军史 > 唐朝第一道士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抵达利州探踪迹

第五百五十七章 抵达利州探踪迹

话说此时的终南山三大宗门。

随着他们在长安停留了一段时间后,就依着一些消息,往着南方而去,一直到了黄山。

黄山,可以说是一座名山。

黄山之内,也有着数个小宗小派隐于其中。

终南山三大宗门的人来到黄山,也不知道干嘛。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这才依长江而行,往着长江上游而去。

近一个月后,这才抵达至利州。

“太师叔,这里就是利州了,利州城南边有有一处道观,此道观名为三生观,其观主我认识,我们先在那里落脚吧。”一抵达利州后,卓成就向着他的那位太师叔言道。

“可以,先住下再谋其他事情。”那位黑衣老者点了点头应道。

随后一行人就出了利州城,往着三生观而行。

三生观。

是一座小道观。

其中并没有几个道人,也仅有五个道人,而且五个道人均属于普通的道人,可以说是一个并不是什么江湖门派的道观。

观主名姓韦,叫韦一。

其名就如唯一一般,年近六十。

韦一见卓成他们一行人的到来,到也欢迎。

他韦一与卓成算来也只是见过两面,朋友都算不上。

但道友前来挂单,他三生观自然是需要接待的,更何况,他韦一也是认识卓成的。

“卓道友前来,真是我三生观之幸啊,不知卓道友此前来利州所为何事啊”结束了仪式后的韦一,向着卓成打问道。

“韦观主,我们此此来利州,是来寻找一个人,此人叫钟文,听闻其是利州刺史,你可识得此人?”卓成根本也不避违什么,直接道出了他们的此行的来意。

“钟文钟刺史?”韦一一听卓成他们的来意,心中警惕了起来。

以前,或许他对钟文有些意见。

毕竟,钟文这个新任刺史打破了利州的稳定,更是把他们道观的佃户给削了去。

不过,眼下他却是佩服起钟文这个刺史来了。

几年的时间,利州百姓越发的富裕了起来,就连他的三生观,香客也是越来越多。

百姓们相信这位刺史,也知道了他们的刺史是一位道人,自然而然的,百姓们上香或者捐纳钱财之事,都往着道观去。

至于寺庙,可以说越发的难过了,更有一些寺庙因忍受不了百姓们对道观的崇奉,还曾上书至长安。

可长安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迫使他们不得不搬迁离开利州。

当然,也有着不少的寺庙依然留在利州,静待着利州新的变化。

而这些寺庙的田地,却是开始荒废了不少,他们甚至连种地也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了。

寺庙中的和尚,那可以说是恨及了钟文这个刺史了。

佃户没了,连地也要开始自己耕种了,香客可以说基本都快绝了。

未来如何,他们也在等着,同样也在计划着。

反观利州的这五六座道观,即使田地没多少人耕种,但这香客却是多啊,所捐纳的钱财也完全够观里的用度。

况且,他们对于利州的未来,更是看好。

以前的不喜,转化面现在的拥护。

到现在为止,道观所拥有的田地,他们甚至只收三层的租子就佃出去了,这更是让百姓们对这些道观越发的尊敬了起来。

行善事也好,减租也罢。

这于百姓是有利的,同样,于道观也是有利的。

“怎么?难道韦观主不识得此人?”卓成见韦一有些疑惑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依着他的认知,钟文即为这利州的刺史,韦一必然是认识的。

“认识到是认识,不过却是未曾见过,前几个月,我听闻利州的刺史已是离开了利州,好像是去了土谷浑,具体干什么去了,贫道就不知了。”韦一笑着向卓成回道。

“哦?离开利州了?那你可知道他所在的道观在何地?”卓成不疑有他,又向着韦一探听关于钟文的道观来。

“不知道,贫道虽认识他,也知道他也是同道中人,但却是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地,更别说是哪住道观了。”韦一应道。

说来,他韦一也着实不知道钟文这个道人是出于哪座道观的。

他也只是听传闻说利州的刺史钟文是一个道人,他到是想去拜访,可总是寻不到机会,也寻不到合适的时机。

反观李道陵所在的龙泉观。

虽座落于利州境内,但李道陵从不与利州以及附近的道观有所关联。

李道陵此种做法,也是为了杜绝龙泉观被太多人知道的原由,这才不与就近的道观有所走动。

至于出了利州境之后,李道陵却是会说自己来自于利州龙泉观,就连钟文他们也是如此。

卓成看着韦一的脸,发现韦一并没有说谎的迹像。

卓成心中暗道:“难道这小杂种不是利州附近道观的人?还是因为别的?”

卓成心中开始有些不确定他们所得来的消息了。

依着他的理解。

如钟文所在的道观就在利州的话,那其他的道观基本都可以说是认识的,而今,他从韦一这里所知,却是成了一个谜一般,让他甚是有些头疼。

随后,几人又是聊了一些话就散去了。

“师兄,看来我们得去利州城向着那些官吏或者百姓们打探些消息了,那姓钟的即然是这利州的刺史,肯定有着家室在这里的。”卓成他们聚在一间屋子里,叶鼎松却是向着卓成建议道。

“嗯,明日我们出去两人去城中打听一下消息去。”卓成也知道,即然都来了利州,如果不好好查明一下,自己一行人自然也就白来一趟利州了。

话说此时的钟文。

天天静修,内气越发的精进了。

此时的他,可以说已经快要突破先天之境十层直入十一层了。

钟文难得有时间静下心来修习内功法诀,更是难道有着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指点。

这才将将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让钟文快有了突破的趋势。

“徒儿,先天之境讲究的是内气积蓄,如果内气不够,你也没有那么多的内气冲破其他的经脉,所以,你现在最紧经的事情,就是凝练内气,好在近段时间一鼓作气直抵先天之境十一层。”理竺每日都会过来瞧一瞧钟文。

而此时的他,见钟文的状态已然有些快要突破了,心中也是欣喜。

自己新收的弟子入门才不到两个月,就快要从先天之境十层突破到十一层,这明显让他感受到了钟文的天赋与悟性了。

“二师傅,我有些地方不明,还望二师傅赐教。”钟文望着理竺问道。

“徒儿你说。”理竺笑了笑道。

“弟子曾经问过一些朋友,说这任督二脉通了才能达到先天之境,可弟子却是先通的的任督二脉,而且各经脉也被我拓宽了数倍有余。”钟文向着理竺打问道。

“什么!”当理竺听闻此事后,惊得再一次的蹦了起来。

这可是他理竺第一次的蹦了起来了。

第一次是听闻钟文才习练武艺七八年的时间就已是达到了先天之境十层,而这一次,又是听钟说自己先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更是把经脉拓宽了数倍有余。

如此劲爆的消息,让理竺着实震惊不已。

“徒儿,你刚才所言可当真?”理竺震惊过后,一脸不可思议的向着钟文确认道。

“回二师傅的话,确实如此,曾经,我第一次放道的时候,在那道的世界当中还见到一根飘浮于空中的笔来,而且,我所见道的世界还是阴阳两色。那时,我就打通了任督二脉,随后才冲破的其他的脉络来。”钟文肯定的回道。

“徒儿,你说的这些为师也无法知道何因,但为师却是知道,如果你的经脉拓宽了,那对于你未来有着莫大的好处。”当理竺得了钟文的肯定,思索了一遍后说道。

理竺着实也不知道钟文为何是先打通的任督二脉。

这事他也从未遇到过,更是从未听闻过。

他天地宗也好,还是其他的宗派也罢,均是依着正常途经,以及先贤留下来的功法习练的。

先是破脉络,而后才是任督两脉,随后,才是经络,到了先天之上后,才会分练三处丹田。

直至三处丹田过后,才有可能成就武道之境。

至于经脉拓宽之事,他理竺却是非常的重中。

“二师傅,那经脉拓宽有多大的好处?”钟文虽也知道,自己的经脉拓宽,肯定能够积蓄更多的内气。

至于好处有多大,钟文暂时也没有感受到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先天之境十层,到也可以与一个先天之境十一层斗一斗而不落败。

但要是面对一个先天之境十二层的顶级先天之境高手来,自己却是无能为力了。

就如钟文他曾与那术门的门主拼斗之时,钟文就无法憾动对方。

“为师现在是道武之境七层,但为师的经脉却是没有拓宽多少,如你的经脉拓宽了数倍之多,那将来体内的内气,也将会达到一个量,与你相等境界的人,都将受不住你庞大内气的一剑。而且……”理竺开如向着钟文解释了起来。

随着理竺的解释,钟文越发的有些明白了。

内气,是决定同等境界的一切。

如果两人境界相当,而内气越多,拼斗到最后,内气多的人自然将会赢得此场拼斗。

反观内气少的人,最终会因内气不够庞大而落败。

而且,他还从理竺的这里知道了关于武道之境修的是什么。

大小成修的是其余六脉络,后天境与圆满境修的是任督二脉,先天之境修的是经络,先天之上修的是三处丹田。

而当先天之上把三处丹田修习圆满之后,需要的是把这三处丹田内气充满,才有可能冲破至武道之境。

最新小说: 劫盘 等待的流金岁月 末日降临之陈若 烬色黎明 从禹王后裔开始 进击的姑爷 三国之铁骑南下 林炎柳幕妍 木叶守护人 唐室演义